【散文】中国的脊梁

发布日期:2022-05-13   信息来源:轨道公司   作者:龚路  字号:[ ]

翻开青史之简,大禹竹杖芒鞋,跋涉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林则徐虎门销烟,被贬伊犁,留下“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福祸避趋之”……每逢国家危亡、民族罹难之际,总会涌现出或杀身成仁的人,或为民请命,或舍生取义。拂开历史的云烟,为他们命名,应该就是“中国的脊梁”。

今日之中国,你我目光所及的海晏河清、步履所触的锦绣山河,并非是于黑夜从银汉落下的天赐之物,而是无数的民族脊梁负重前行后所创造的盛世之音。历历细数中华五千年,蓦然回首,你会发现,中国是一个出英雄、重英雄、崇英雄、学英雄的国度。中国的英雄并非西方的阿基琉斯与奥德修斯那种在贵族与神的光环下的救世主身形,而是具有“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超人胆魄,即使是寻常百姓、稚子垂髫也可以撑起自己头顶那片青天,无愧脚下那片土地,诸如十二岁就为出使之臣的甘罗,八十岁依然活跃在田间稻头、拥有“禾下乘凉梦”的袁隆平。

巍巍华夏,茫茫九州,滚滚的历史中,山河有恙、烽火相连之时他们愿意前赴后继,捐躯马革;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之时,他们则专心实务、居安思危。沧海桑田,时过境迁,但永不熄灭的家国情怀始终润泽四海八荒的每一株花草、每一寸土地。

2020年初,荆楚大地疫情突起,中华民族又迎来了一次新的考验与挑战。“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无数仁人志士挺身而出,奋战在病魔肆虐的前线战场。耄耋之年的钟南山,适居于家苑、静享天伦,但闻疫情之声,即慷慨请战,临危受命。他那本已花白的头发又添一层霜雪,再染一度白云。中国还有不计其数诸如此般的先行之士,无论是1998年的抗洪精神还是2008年的抗震精神、如今的抗疫精神,都为中华民族的崛起、复兴增添了新的生命力,都让中华民族在磨难与挑战中一次又一次地涅槃重生,一次又一次地化茧成蝶。大浪过后,凸显的是中国的脊梁所留下的感动,英雄也好,平凡人也罢,就像苏轼所说“古之成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必有坚韧不拔之志”。不言放弃、不畏堑途、大义于先者,就是中国的脊梁。

中国的脊梁不应该被收藏于高塔楼阁之上,脊梁所凝聚的精神应该由新一代的人接续传承。一百多年前,詹天佑被派主持修筑京张铁路,该路穿越军都山脉,地形险峻,工程难度亦是巨大。此时,英、俄两国都费尽心思争夺修路权,面对此种内忧外患,中国决定自力修筑。此消息一出,外国人都不屑一顾、嗤之以鼻,而詹天佑则说:“中国地大物博,而于一路之工,必须借重外人,引以为耻!”面对外国人的讥讽和国内人才技术短缺的实际困境,詹天佑迎难而上,率领仅有的两名工程学员,于1905年5月,自丰台经南口、八达岭,勘测至张家口,随即回测,并选测了自延庆州绕过八达岭经德胜口、十三陵到昌平的路线,后回到天津总局,确定勘测及调查报告。报告中称“此路早成一日,公家即早获一日之利益,商旅亦可早享一日之至便利,外人亦可早杜一日之觊觎。”最终在詹天佑等人的努力下,顺利完成了中国第一条自己修筑的铁路——京张铁路,詹天佑的精神也一直作为铁路精神之楷模传承至今,不少交通类学院都雕刻有詹天佑的塑像,设有“詹天佑班”。这是新时代教育中融入脊梁之精神的见证,他们的精神应该融于黉门之教育、寓于家庭之熏陶、化于日常之细微,凡此种种,上下五千年的纽带才更加紧固。

艾青说“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的深沉。”因为挚诚之爱,所以舍生取义;因为仁心激荡,所以杀身成仁。历史不会停步,我们亦在前行,凉风有信,秋月无边,以史为镜,永志前辈精神,做中华之脊梁。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